林优优

平安喜乐,幸福安康。
刘志宏我在未来等你。
大家都要好好的。
喜欢你

【凯源|短篇】同桌的你(完结)

没有错妥妥的短篇hhhh

校霸混混k*文触天使R

我回来啦。

 

 

 

 

又是一个清晨。

 

ROY无聊地转着笔,靠窗的桌子上有一本摊开的笔记本。

笔记本的前半本里密密麻麻的字,一个个均是娟秀,很难想象这是一个,男孩子的字。

 

不过,ROY应该是个例外吧。

 

毕竟很少有男孩子生的如此清秀。

 

耳机听的是很早以前的天王,周董的歌。

 

ROY眨眨眼又抬笔往本子里写了些什么。

 

“叮铃铃”的上课铃打断了ROY的思路,教室也是在一瞬间安静下来,老师也随之出现在门口。

 

第一节是数学课,ROY最讨厌的课程之一。

 

“上课。”刚走上讲台的老师严肃的推推眼镜一本正经的的道。

 

并没有等到与往常一样那声齐齐的“老师您好”迎来的是门口那声慵懒的“报告”。

大家循声望去,看到的是一个靠着墙,狭长的桃花眼半睁半闭的看着老师的KARRY。

 

“KARRY同学”老邓又推了推眼镜,一字一眼的说出,“你又迟到了。”

 

坐在角落的ROY同时不大高兴的皱了皱眉,看向无视老师说话自顾自走进来的他,将目光收回至自己身旁的位置。

又来了。

 

ROY承认自己打心里的排斥这个一身厌气的少年;据说是从美国转过来的,一过来的两三天后就成了学校校霸,被学校三番五次催退学最后还被留在了重点班。ROY一直不明白,为什么同是中学生,他就不爱学习了?

 

那个时候他还不大能理解什么叫因人而异。

 

“KARRY同学,你的书包呢?”思路被老师无情的打断,ROY抬头看了看自己身旁正准备坐下他。

 

“嗯?”不大不小的声音引文低音变得含糊不清,好像是想了想该如何作答而顿了顿,而后竟上扬起戏谑的笑容,“丢了。”

 

然后就拉开椅子坐下。

 

“你!……算了我们上课!”老邓气结,却怎料想起校长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对他人身攻击,也只好作罢。

 

 

……

ROY看着自己身边的KARRY若无其事地拉开椅子坐下,头上略微凌乱的发型和平刘海下隐隐约约已干的血迹,都出卖了他。

 

 

“RO……ROY是吧。笔记借我。”ROY在听到这句话之后,有过一丝丝的震惊,可说话的人却将他盯了一个底朝天。

 

 

为了不让KARRY看出自己的心里稍微浮出的好感,ROY看向桌上那一本线圈本,像是做了一会心理斗争,把本子推了过去。

 

 

 

耳垂还在冒着红。

 

ROY的鼻腔充斥着一股洗衣粉的芳香,嗯,还是薰衣草香型的。微微侧头就能看见KARRY低头看着笔记睫毛轻磕脸的帅气侧颜。老师正在讲台上讲着椭圆的第一定义,并没有在意两人的无心听课。

 

 

“我很好看么。”因为在课堂,KARRY低音更是诱惑,一瞬间让ROY红了脸颊烧了耳垂。

 

 

“啊啊啊?”视线因为慌乱无意间瞥到KARRY额角一处快要溢出深红色的血渍,嘴因为讶异而微张着,“你的额角……好像在、流血。”

 

 

KARRY始终看着ROY,桃花眼里流露出一种我很危险的信息;同时腾出手拿出不知道哪来的纸巾无厘头的抹去,“shit。”不温不冷的语句,ROY看着已经被血染红半边天的餐巾纸。

 

 

 

“咳咳咳,ROY同学。不要讲话。”

 

 

“……”讲台上老师的提醒将ROY的思路拉回,转过头,不屑的撇撇嘴角。

 

 

 

 

他们之间的羁绊,大概,就是这么开始的吧。

 

 

 

 

02

KARRY在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学校。

 

 

至少ROY这一周都没见到他人影,只是偶尔从班级的八卦着的女同学口中听到一些。

 

 

不过也对,他本就这样。

 

 

不过ROY最近怎么莫名的开始想他了呢?

 

 

……

 

 

周二,放学。

 

 

ROY现在坐在位置上,听着放学铃声都有一丝恍恍惚惚,最后一节是班主任的课,班主任

还特意用了最后一节课来讲纪律。

 

 

突然想起快下课的时候老师用最后一点时间说了一句“ROY你下课之后来我办公室一下。

 

 

后知后觉的从座位上走出来,简单地将一些书扔进书包轻车熟路向老师办公室走着。

 

 

ROY是班上的学习委员,职务最重的那个。

 

 

弱弱的在门口喊了声报告走向老师所在的办公桌:“那个,老师有什么事吗?”

 

“……哦ROY同学,叫你过来说两件事。”老师换上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:“第一件事,我想你已经知道了,KARRY同学上次的月考成绩严重拉低了我们班的平均分……”

老师你这样话说到一半让我很纠结啊……

 

“那老师的意思是……要我……”去死吗?!!当然,最后三个字被硬生生的吞了下去。

 

 

“嗯……介于我最近的观察;好像也就你跟他谈得来。”

——怎么可能谈得来。

 

“哦,第二件事就是最近有领导要来,校长对于我们班上一次的表演大加赞赏,要求我们班对上次剧本从做修改,班上就你作文最好,剧本就交给你了啊!”

——老师你是要我死的节奏。

 

“还有什么事么?”ROY默默咽下一口口水,一边战战兢兢地接过班主任递来的剧本。

 

 

“没什么事了,回家吧。”

 

“老师拜拜~”

 

 

伴随着ROY的离开,原本安安静静的办公室一下沸腾起来。

 

“嗷嗷,ROY小天使好有礼貌~”

 

“QAQ ROY小天使你什么时候再来~”

 

“小天使薄荷英好评如潮!”

 

 

“咳咳。”

 

“……”又一次走向沉寂。

03.

 

ROY是在第二天放学偶遇到了KARRY。

 

 

不,不算是偶遇。

 

 

……

 

夕阳将少年一个人落寞的影子拉很长。ROY拿着那本剧本,正做着大纲的修改。身边是一家环境比较好的咖啡厅。一个靠窗的位子,熟悉的形影一个少年,手执一打白色的A4纸,时不时拿着桌上唯一一支笔写写画画。

 

 

“嗯,这里,咦?这什么鬼?”一边改着一边还有语病,ROY一边小声的念出声偶尔抬头,瞧见身旁这个咖啡厅。

 

 

看见就进去吧,反正爸妈不在家。

 

 

咖啡厅的环境挺好的,中间还有一架钢琴。

 

 

啊,钢琴……

 

咦,等等,那是谁?

 

KARRY?!

 

“哎,那个,先生……”无视服务员的招呼,一直径向KARRY位置上走去。

 

 

桌上是一杯蓝绿色的饮料,少年正仔细察看着手中的那一打白纸。

 

 

“KARRY。”小蝎子不冷不热的叫着他的名字,一边把手上的剧本“啪”地放在大理石桌上。

 

 

“嗯?”少年眯了眯桃花眼,似乎对突如其来的打扰很是不满。不过见着了是那个自己所谓的同桌,突然咧开嘴角笑了笑。不是冷笑,不是礼貌性的微笑,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
 

 

不过小兔子有点生气。

 

ROY不说分毫的就爬上自己对面的位置一脸义正言辞地开口:“KARRY你知道你这次月考成绩严重拉低了我们班的平均分么?”

 

 

“SO?”有点微微好笑,KARRY抬眼看了自己对面那只傲娇的小兔子。

 

 

就因为成绩来找我也过于好笑了吧

 

 

“所以我想知道你是不想考还是不会做,还有就是我要给你补习!”

 

 

KARRY却接着看着自己手上那一打A4纸,并没有理会小兔子。

 

 

“喂,KARRY!”小兔子发脾气了。ROY竟直接越过桌子伸手抢过那一打白纸。

KARRY却勾了勾嘴角将白纸移得更远一些。

 

 

意外的很喜欢逗这只小兔子,很喜欢看这只小兔子一脸傲娇的样子。

 

 

“KARRY!”不知是身高还是手短,ROY始终没有抢夺成功,于是索性放弃。清爽的薄荷音因为高声还是撒娇的语气带了一丝萌萌的小奶音。

 

 

KARRY嘴角上扬的程度又多了几分。

 

 

小兔子的嘴不大开心的努了努,没有接着理会KARRY,默默拉开书包,拿出笔袋和一本新的本子。

 

 

一边好笑地看着对面那只兔子一瞬间对自己失去了兴趣,恹恹地干着的事。

 

 

KARRY笑得两颗虎牙着凉,抬头揉了揉ROY的发丝。不过字挺好看的,至少比自己的好。

 

 

莫名被揉了揉的脑袋认真低头书写的ROY迷迷糊糊地喃喃道:“妈妈……”

一边略有委屈地抬头,却看到KARRY对自己笑开了脸。

 

“干嘛啦。”一边好奇的伸出手指戳了戳对方已经着凉的虎牙。

 

 

KARRY的笑容就在瞬间消失。

 

 

ROY同学你是不是快忘了你来干嘛了。

 

 

“咳咳,KARRY。”ROY的手指在快碰到的时候,KARRY将嘴闭上了,ROY就好死不死地戳到了嘴唇。

 

 

嗯,软软的。

 

不过还是触电般地收回。

 

 

“KARRY你电话号码给我一个?”ROY企图无视刚刚那件事,一边装着若去其事的开口。

 

 

“why?”KARRY扯扯嘴角,抬眉直视着ROY。

被盯的怕了,ROY不甘心的“切”了一声,“后悔有期,明天记得来学校。”

  

将桌上发球自己的东西拿走,离开。

 

 

KARRY只是目送着那个弱小身躯离开,白色的双肩包偶尔还有背上调皮的晃动,此时也有一些寒冷,少年只是紧了紧衣裳,并没有加快前行的脚步,路边稀稀落落的路灯,微弱地灯光拉长少年的影子,偶尔与其他人擦肩而过。

 

 

 

“喂,对。是我。咖啡馆,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4【任遍布的黑夜吞没了身躯】

黑夜、凌晨、酒吧。

 

没有了一如既往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,,AUN酒吧现却各各屏息凝神,等待着C城天才少年——K的归来。

过路匆匆忙忙的侍应生,角落里认真打扫的清洁工,后台更是准备了各色女郎乐队。

 

 

即使这些准备只是为了K短短一时与易少的接触。

 

“哗——”的一声急刹车划破属于黑夜的那份宁静,张狂而又隐秘。少年从车上下来。最简单不过的黑色板鞋,一身的黑衣黑裤,头上一顶柳钉帽在黑夜里闪闪发光,少年刻意压低了帽檐,遮住大半的面容,仅剩一抹戏谑的笑容。

 

没有任何迟疑,满身戾气的迈进眼前的那个酒吧。

 

气氛就在下一瞬间定住了,没有人走动,没有人敢发出任何一点声音。

没有了匆匆忙忙的侍应生,没有了了打扫的清洁工,没有了一切形形色色的人。

 

“呵。”黑色长款的风衣,嘴角的勾起的温度依然,“早听闻你们AUN招待是最一流的,可现在怎么一个人都没有?”头上的棒球帽被掀开,KARRY帅气的面容暴露在空气中,低低的声音,意料中的好听。

 

“K、K少……易少他已经在里面等你了。”主管从一旁走上来,半鞠着腰一脸的恭敬。明明只是刚刚拔起一年的杀手,他却不得不这样,毕竟,对方是个不容小视的人,明明只平一个人就做的如此,能小看么。“这边请。”

 

“哦?”KARRY跟着主管七拐八弯的绕到一个房间门口,话是这么说,可眼睛里却没有半分的惊讶。

 

“K少有什么事尽管叫我,这就是。”

 

 

还未开门就可以隐约就听见里面如爆炸般的音乐声,KARRY不禁有些厌烦的皱眉。门一开,果不奇然的音乐声立马充斥了KARRY的耳膜,桃花眼底里染上少许烦躁,还是抬脚走了进去。

“不知这易少易楠先生三番五次的找我,是有何事呢。”不太开心的盯着沙发中央左拥陪酒女,右手还吸着烟的男子。

 

【易楠,B城黑道、财市的龙头,今年25。】

 

“易楠,到底有什么事。”压下心底的火气,KARRY开口,他不喜欢吵闹,非常不喜欢。

 

“B市第二财团董事长的女儿,现在在C城xx酒店。活捉。20万。”

 

“时间?”

 

“三天之内。”

 

“我想两天足够。”接过从沙发上飞来的照片,KARRY没有做更多的停留,要快点离开这个恶心的地方。

 

 

踏出酒吧KARRY重新戴上棒球帽,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。

 

然后,消失在黑夜中。

 

 

“B城xx财团千金在C城失踪,事发当日还与自己的新婚丈夫在xx酒店休息度假。”的新闻很快在C城传开。也引起了多数人的热议。

 

哦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

 

5【我心动的序号你是否能听到】

KARRY自那天之后还是没有来学校。

 

ROY托着脑袋无聊的看着窗外,一边却在抽屉里翻着手机的通讯录。

 

而ROY的手迟迟在通讯录里第一个的联系人前不敢下手。

 

联系人名为“A”,点开却是KARRY的电话。

 

 

是在什么时候知道他电话的?哦,就上次从咖啡馆回来的时候。在自己写剧本的那个本子里,一张纸条——十一位数的号码,还有三个歪七八糟的字:我电话。

 

那个时候ROY就在感叹了,不得不说字真丑,人还变扭。

 

然后下一秒ROY的注意力却不得不转回原本吵闹的班级,门口那是……KARRY?他今天背着书包来咯?

 

不过ROY承认在门口看见他的时候心是砰砰直跳的。

 

有点小激动……

 

所谓的一见钟情

 

想到这里ROY突然一个机灵,为自己的荒唐想法给震惊到,在心底里不停重复着:我是直的我是直的我是直的……

 

“有想我吗。小兔子同学。”然后KARRY就在他身边坐下,用调戏的语句在ROY耳边呼气。然后看着突然打直身体的兔子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。

 

还真是,不禁逗。并且很可爱。

 

 

“怎么、怎么可能啊!”满意的看着兔子炸起来正往窗边移动。KARRY满意的舔舔虎牙离开ROY身侧。

 

 

这家伙,不会是弯的吧?

 

随后的上课铃声就此正式打断ROY神游的心思。班级也在那霎中恢复宁静。

第一节是语文课。原定的古文鉴赏会。

 

 

而等老师到达班级的时候ROY才发现身旁的KARRY突然不见了。

 

嗯……那家伙似乎对文科非常的、反感?

 

呆呆地望着后门发愣,以至于老师叫了他的名字还后知后觉。

“ROY同学。你是班上作文最好的,要不你来说说你收集了什么。”老师也是尽量克制怒火的和蔼说话,走到ROY旁边。

 

而ROY这才发觉自己的本子某一页已经写满了“KARRY”的名字。

 

 

“山有木兮……”

 

“好了。ROY同学,你有做,嗯。坐下吧。”明明前半句还未念完就被老师打断,ROY松了口气,坐下。

 

 

 

愉快地神游了一整天。

全程无神的盯着后门发愣。

 

他现在是满脑子的“KARRYKARRYKARRY”

哎他发现自己好像是喜欢上他了。

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。

KARRYKARRY。

 

进入一个奇妙的死循环。

 

 

就连闭上眼睛都是KARRY的一瞳一眸一眼一笑。

 

 

“在想什么呢。”低低的声音从ROY头顶传来。发音者自带气场的出现。黄昏的斜阳打在那个人好看的过分的笑脸上,KARRY揉揉ROY的后脑勺企图停止后者刚才不停犯蠢吸引晃脑袋的行为后,这才拉开他身边的椅子坐下。

 

 

ROY现在满脑子的疑问,莫名被摸了后脑勺有些不爽的看去。然后就看到了自己脑海里第二个主角。脸就在一瞬间烧起来。

然后不禁大脑思考的脱口出了一句话:“KARRY你是不是对所有人都这么好?”

 

对着对面那个一脸期待和好奇的小兔子,KARRY收敏了些神色,“啊?”桃花眼里一时有一些恍惚。

 

 

“KARRY你是不是对所有人都这么好。

 

会和一个你才认识两三天的人和和睦睦的玩耍,会容忍一个与自己才认识两三天的人在你面前耍手段。

 

会毫不吝啬的自己发自内心的笑给一个才认识两三天的人,会……”

 

这下换KARRY愣住了。

 

几乎是下意思的要脱口而出的“没有那些只是属于你一个人。”。

 

意外的很喜欢逗这只小兔子。意外的很喜欢看着这只小兔子对着自己耍宝玩闹。

 

 

“KARRY,明天去我家补习吧。”

 

 

“哦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6【同桌的你什么时候变成了男朋友】

 

“哒”昏暗的家里被灯光铺满。

站在家门口拖鞋的ROY笑笑。

今天又是自己一个人啊。也对,习惯了。

光着踩上冰凉的瓷砖地板“嘶”的一声轻哼,ROY没太在意,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。

 

抬手给KARRY发送了自己家的地址就一下扑向房间中央的那张床。

 

慢慢的合上眼睛。

 

今天发生了很多事呢

 

都是有关自己脑海里的那个人。

 

啊啊啊啊为什么会满脑子的KARRY。

 

满脑子都是他的笑他的脸他揉自己头发的动作他……

 

 

一股劲的将自己的脑子埋进被子里,不接触外面的世界,命令自己不再去想那个笨蛋。

 

 

“啊!好烦。”郁闷至极地将被子掀开露出意境乱蓬蓬的脑袋。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及这么不安分的响起。

 

悦耳的铃声也就打破少许的宁静,ROY烦躁又磨蹭地抄上早晨扔在床边的拖鞋去接电话。头发还是乱蓬蓬的,也没看清来电提醒就接起了电话。

 

“喂?”口气里带着满满的不情愿和不爽。

 

“开门。ROY。”电话的另一头也不恼,甚至可以听出在笑。

 

“KARRY?”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好奇着,门口就传来“咚咚咚。”的敲门声。

 

ROY不得以只好拖沓着拖鞋一百分不愿意的走动去开门。

 

 

“吱呀——”开门的声音有点大,ROY一边想着什么时候去给门上的润滑……

 

慢着、润滑油、

 

ROY才意识到自己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,脸又一次被烧的透红。

 

直到头顶传来指尖微凉而又熟悉的触感时,ROY才回过神来,默默拿出拖鞋,问KARRY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

“你给的地址啊。刚好我家就在隔壁。咯,对面3栋。”KARRY脱着鞋说着。

 

好巧。

 

兔子似乎有些怀疑,疑惑的歪了歪脑袋,还是让KARRY进来了,也任他在自己家里随意走动。

 

……又安静下来了。耳朵里只有KARRY行走所发出的轻微声音。

 

随手嘶开一个水果糖的袋子,就塞进嘴里。嗯,草莓味的。

 

 

“ROY。”像是一潭水明静低迷的声音从ROY的房间中传出,背对着门的KARRY盯着桌上那本写满自己名字的本子笑着,一脸的宠溺。

ROY的字不是一般的好看,至少跟自己比起来。当然跟别的男生比也估计比不过他。

尤其是在他写自己名字的时候。

 

“咳”咬碎嘴里最后一点糖块,ROY若无其事地走进自己的房间,一屁股坐在床上。

 

Karry转过身去面对ROY,笑得虎牙外露,他问:“ROY,你不是喜欢我?“

 

“啊?”还是没有回过神来,ROY只觉得和KARR呆在一个房间都会心跳加速。

 

漫不经心地抬头看向越笑越开怀的KARRY,然后才注意到KARRY手上的小本子。脸又在一次的变的绯红,飘飘忽忽的眼神显示出他的不安,“怎么、怎么可能……”支支吾吾的口气更是完完全全出卖了ROY的窘迫。

 

“那就是喜欢咯?”KARRY不知什么时候凑到ROY面前,温热的气息喷在ROY那接近完美的侧颜上,“不回答我没关系,反正我是喜欢你。”哑底的声音一字一句的捕获着ROY的心,不等ROY回答,KARRY就将ROY的头扭过来,让他看着自己。

 

两个人的手没了支撑,KARRY顺势将ROY扑到床上,两唇相接。

 

嗯,草莓味的水果糖。

 

 

而被压下的ROY震惊的睁大杏眼,一颤一颤的睫毛或有或无的扫到KARRY的脸上。

 

“闭眼。”KARRY不知是微睁眼还是什么,抽出一只手附上ROY的眼睛,另一手托着ROY的脑袋。

 

不知过了多久,KARRY终于松开了ROY,桃花眼直直的盯着对方迷茫的的杏眼,眼睛的宠溺快要溢出来,“和我在一起好不好。”

 

 

“好啊,”笑起来仿若装着星辰的眼睛看着KARRY,手回扣住对方的手。

 

 

 

 

THE END

 

6382字

 

正式回归。从明天开始恢复更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上一篇
评论(1)
热度(28)
©林优优 | Powered by LOFTER